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赵晓 > 从“晒太阳也要收费”看政府边界

从“晒太阳也要收费”看政府边界

  

从“晒太阳也要收费”看政府边界

(赵晓 陈金保)

 

    “晒太阳也要收费”,这一天方夜谭的事真的在我们身边出现了!

    最近,《黑龙江省气候资源探测与保护条例》颁布,条例规定企业探测开发风能及太阳能资源必须经过气象部门批准,而且探测出来的资源属国家所有。这一条例的颁布迅速引起了网民和媒体的热议。“晒太阳也要收费!”,这一调侃式的质疑就成了公众的第一反应。

    先不说这一规定涉及的法律问题,只从经济学层面看,太阳能、风能是绿色能源,是我国需要振兴的十大新兴产业之一,要开发这些新能源就必须先获得气象部门的行政许可,难道这是政府口口声声所说的对新能源扶持政策的新表现吗?当然不是,这其实是又一个政府边界无限扩张的鲜活案例。

    气象本是公共资源,准确预报天气,免费服务公众才是气象部门的分内职责,气象资源值不值得开发、如何开发应该是市场的事情。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就好比发动机里一对咬合的齿轮,虽然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但每个齿轮都有自己固定的转动轨迹。可是,今天政府这只“看得见的手”越伸越长,政府与市场的边界越来越模糊。“宪法规定自然资源归国有”,“条例出台的目的是为了规范气象资源开发市场”,政府的解释其实苍白无力。揽权、寻租、扩大部门利益,为了心里的这点小九九,说不清道不明,就只能硬扯上宪法这面大旗了。

    回归改革开放30年的历史,我们发现,我们在取得巨大经济成就的同时,贫富差距拉大、分配不公、寻租腐败严重、阶层固化等社会矛盾也开始尖锐化。面对久久不能解决的经济发展中出现的各种问题,部分人开始失去耐心。于是,有一种声音出现了,那就是要求政府更多干预经济,寄希望于政府充当“大管家”、像千手观音那样去解决失衡之中中国社会出现的各种问题。慢慢地,连政府自己也觉得理所当然,甚至觉得责无旁贷。

    这种逻辑思维的出发点是,他们把中国30年经济增长的奇迹归功于“政府主导”,甚至把“政府主导”等同于“中国模式”。其实,这种看法值得商榷,而且十分偏颇,过度沉迷于“政府主导”只会误导改革、耽误改革。笔者以为,恰恰相反,要解决当前出现的各种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首先需要政府放权,而不是更多地与民争权。不可否认的是,在改革开放初期,“政府主导”确实作了很大贡献。但是,我们必须认识到“政府主导”模式的阶段性和局限性。

    当前中国面临的问题已不再是经济总量增长的问题,而是体制性、结构性问题,是经济与社会和谐发展的问题。这些问题的存在和加剧,绝不是政府管得不够,而恰恰是由于政府对经济干预太深,自由经济的改革还不彻底、不全面所造成的后果。诸多问题的根源,政府今天要用右手去解决的问题其实是它昨天自己用左手造成的。从经济学“理性经济人”的视角看,政府特别是有些缺乏责任心和方向感的官员有过度干预市场、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内在动力,在缺乏监督约束的情况下,如果任由政府的手伸得太长,不寻租、不腐败,说到容易做到难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我们还应看到,“看得见的手”伸得太长也耗费了大量的公共财力。2011年全国财政收入超过10万亿,是2000年财政收入的5倍,2000年政府喊缺钱,2011年政府的钱还是不够用,道理就在于此。直接导致的后果有两个:一是国家会利用自己的权力,强制性介入社会收入的初次分配,最终导致了“国富民穷”的国民收入分配失衡;二是政府缺乏资金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,比如教育、医疗和社会保障。毕竟政府能动用的经济资源和公共资源有限,如果不能对一些领域进行放权,对民生领域的关注就会显得力不从心,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政府该干的没有干好,而不该干的却又揽的太多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的是,中国经济转型不仅需要政府放权,更需要政府转型,但知易行难,改革确实已经进入深水区,突破既得利益者的掣肘可谓难上加难!神九上天,举国欢庆,网友调侃“神九能上天,说明中国的教育、医疗、住房、社会保障问题解决起来比登天还难”。究其原因,我想,主要是由于天上没有既得利益者存在的缘故吧!

    在此,我们需要再次引用温总理的警世之言:“改革已到攻坚阶段,没有政治体制改革,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取得成功”。在接下来重建中国经济增长动力的过程中,政府必须回归到有限政府、服务政府、责任政府,只有政府的归政府,市场的归市场,明白政府的“边界”在哪里,中国经济的未来才大有希望!

 

(作者赵晓系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,陈金保系经济学博士) 



推荐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