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赵晓 > 以最坏的预期微笑看待7.6%的成绩

以最坏的预期微笑看待7.6%的成绩

以最坏的预期微笑看待7.6%的成绩

(赵晓 李慧忠)

7月13日,国家统计局公布2012年2季度GDP增长7.6%。数据公布,市场中主要有两种声音:一是认为“中国经济已经跌破相”了,对中国经济的未来信心随之急剧下滑,近几天股市的一再下挫就是这种心情的体现;二是认为中国经济已经向好,甚至可以“继续高速增长二十年”。这两种声音可能存在的共同问题是,在批判中缺乏理性,或在增长中缺乏建设性的表达。笔者以为,当下经济下滑时,我们需要的是以最坏的预期微笑看待7.6%的GDP增长,即一方面我们要看到中国经济形势的严峻性,另一方面又不能表现的过度悲观。

其一,二季度真实的GDP很可能比7.6%更糟糕。

当前中国经济的真实状况可能不仅仅由GDP数据说了算,而应该综合各类指标来看,包括详细考察中小实体企业的生存现状以及老百姓的切身生活体会。

首先,从发电量的角度看GDP增速。发电量是一个相对客观的指标,它统计的覆盖面和准确度显然更高一些,无论是大型企业或是中小型企业,都属于统计范畴。而且用电量涉及电费的事,相关部门有足够的动力严查之。2012年6月份我国的发电量当月同比增速为0,并且连续三个月一直徘徊在0附近,这种情况从2000年到现在,只有2009年的3月(-1.32%)、4月(-3.5%)、5月(-2.67%)出现过。而当时对应的GDP增速只有6.6%。而这一数据是从2000年以来,甚至更久的时间维度,中国GDP增速的最低值。

其次,从就业以及PMI的角度看GDP增速。现在与2008年那一轮经济危机相比,一个很重要的区别是就业市场相对偏好,这是值得庆幸的一点。上一轮经济危机需要直面1000万左右的农民工失业和大量的返乡潮。而这一轮暂时还没有出现这样的态势。目前官方统计的失业数据并不计入在工厂和建筑工地劳动的2亿农民工,而这一部分人在经济低迷时最容易受到冲击。部分指标表明裁员正在扩散,劳动者找到就业岗位的难度正在加大。中国制造业的重要指标-采购经理指数(PMI)显示,上月招工数量出现小幅收缩。一项央行调查也显示,人们对于就业前景的信心在第二季度大幅下降,逼近2009年以来的最低点。另外,据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估计,过去3个月招聘岗位与求职者人数的比率已从108∶100降至105∶100。这意味着就业岗位仍多于求职者,但势头可能正在逆转。如果经济继续下探,会不会出现上次那样大量失业的问题,我们需要高度关注。

此外,从PMI统计来看,6月仅为50.2。二季度的三个月PMI逐月恶化,这也是非常不好的征兆。

再次,从中小企业的生存状态看GDP增速。对于大量的中小企业,其生存状态可能更为严峻。而我国许多的统计指标,都是只统计规模以上企业,许多中小企业并不在统计范围之内,而这些企业才是经济低迷时最先受到冲击的排头兵。以温州为例,据专业机构统计,2008年末企业部门的总资产中,民间融资占11%,银行融资占48%。到了2011年末,民间融资占比快速升至27%,银行融资占比速则降为31%。浙江省高院7月10日发布的《浙江法院民间借贷审判报告》显示,经济危机以来浙江民间借贷案数量和金额均快速上升,今年以来达到近五年以来最高点。由此可见,经济下行时民间中小企业的生存环境确实值得担忧。

其二,对当前GDP下滑没必要过分紧张。

心理学中有一个心理定势,即悲观者的眼中没有彩色。快速下滑的不仅仅是经济数据,更是市场信心,是未来预期,这才是最要命的。其实,综合来看,我们大可不必对中国的经济未来过分悲观,因为政府手中还有许多牌可以打。

首先,货币政策的操作空间还非常大。如果按照贷款基准利率减去CPI计算实体企业贷款的实际利率,目前我国的利率恰恰处于历史的高位。去年年中我国的实际利率接近于0,而现在我国的实际利率已然超过了4%。显然,货币政策的调整有些晚了。随着CPI的进一步走低,相信货币政策调整的步伐将会加快。过去该拐弯的地方没有拐弯,不久的未来势必是急转弯。不仅是利率政策将持续下调,包括存款准备金率,也将持续下调。

其次,财政政策有“底线级”的政策储备。与欧美国家不同,我国政府推动的财政政策往往有明显的短期效果。如果经济进一步下滑,跌破了中央的政策底部预期,势必将加快重大投资项目的审批,也可能大尺度放开地方政策投资冲动。虽然“四万亿”的后遗症非常明显,但中央总会有一些底线级别的政策储备。只是,在土地财政大幅减少的背景下,对于进一步减税不可抱有太大的希望。

再次,汇率政策仍值得关注。从统计数据来看,欧美市场从全球进口的数量并没有明显的大幅减少,而从中国的进口量减幅却很明显。这就在一定程度上提醒我们需要反思当前的汇率政策。上一轮人民币升值的尺度是否过大?在实现产业升级的同时,是否给实体企业留有了充足的转型期?在全球经济下滑的大背景下,是否需要重新调整汇率政策的节奏?

最后,房地产市场已经触底反弹。从二度降息到地王涌现,从刚需支持楼市到改善型需求接力刚需,从“日光楼盘”到“恐慌性购房”等等,各种迹象都表明楼市回暖已成不争的事实。土地市场的再度火爆很大程度上为地方财政减轻了压力,但要强调的是楼市绝不会出现2009年式的反弹暴涨。对于投资性需求和投机性需求购买普通住宅,政府绝不能放水,因为那正是上一轮房价暴涨的导火索。

其实,GDP增速本身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数据背后的经济结构。最可怕的结果是经济下滑的同时,经济结构也在恶化,“量”和“质”同时恶化,如果那样的话,那真的是“赔了夫人又折兵”。因此,经济转型是否有实质性推进才是我们当下关注的重点。

如果站在中国经济增长史的长廊中看,7.6%或许是一个标志性的数据。此前的30多年,我们经历了“高成本+高增长”。此后,我们应该明确将“有效率的中速增长”作为中长期的增长目标。而该目标能否实现的关键点在于:经济中的个体活力能否被激活。目前束缚个体活力的关键点在于民间信用体系的重塑、垄断领域的突破以及政府职能的实质性改革,这三点才是政府下一阶段经济引导的主要方向。

 

(作者系北京科技大学教授赵晓、高和资本金融分析师李慧忠)

(本文即将刊发于《中国经济导报》,如需转载请与陈金保联系 kimbo_chen@126.com)



推荐 0